您的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红颜乱》红颜乱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章节在线试读 红颜乱娘受

更新时间:2020-01-10 00:12:05

《红颜乱》红颜乱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章节在线试读 红颜乱娘受 已完结

《红颜乱》

来源:作者:陌上桑分类:宫斗主角:乐生,乔湘

新书《红颜乱》全文在线阅读,作者陌上桑,主角乐生,乔湘,是一本宫斗类型的小说,精彩章节节选: 月倾城只陪我们走到四国交界处的丝绸之路上,抬手遥遥冲我一?拢?蚁瓶?弊拥溃骸鞍榫?嗳眨?招胍槐穑?抑?滥阒帐且?叩摹! “对,我要去救一...展开

《红颜乱》免费试读

月倾城只陪我们走到四国交界处的丝绸之路上,抬手遥遥冲我一?拢?蚁瓶?弊拥溃骸鞍榫?嗳眨?招胍槐穑?抑?滥阒帐且?叩摹!

“对,我要去救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人。”月倾城弯唇一笑,勒紧马缰牵制焦躁的马儿吗:“云霓,你是我唯一欣赏的女子,日后保重。”

“只为你这一句唯一,我也祝你能救回你要救的人、”我学他的做派遥遥一缉。

白马嘶鸣,骄阳,白马,沙漠,以及那个比月光还要皎洁的男子,就这样定格在我的脑海里。

“乐生,回了江城就和为师回清平山。”何和礼忽然说道。

一旁的乐生脸色一变:“师傅……”

“他不能和你走。”路红伶挡在乐生身前,“要走也要和我走。”

“血缘不过是天生不能注定,你又能给乐生什么?”何和礼抚平袖子上的褶皱,淡淡的说。

路红伶张张嘴,目光中闪过一丝沉痛,她的声音低得几乎不可闻:“是,我不能给他什么……”

我在一旁冷眼旁观,路红伶是乐生的亲生姐姐,我倒是吃惊不小,这也解释了当初她救回乐生时为什么那么紧张了。

就在我胡思乱想时,乐生忽然捉住我的手,不由分说的拉我下车:“我们先出去透透气。”

乐生握着我的手走了很久,我从一开始的惊讶转为平静再转为不自在,终于还是沉不住气,出声问道:“乐生,我们走了很久了,你……累不累?”

“为什么要冒险拿解药,你不要命了吗?”他的声音低低哑哑的,我不由笑了起来:“原来你是在内疚这个呀,不用了,毕竟是阿夏……”

“只因为是这个?”乐生嘴角泛出一丝青白。

我不由奇怪:“那还有什么原因啊。”

乐生的目光简直能喷出火来,下一秒又凝固成冰。

“倪云生,你简直……”

“我怎么了?”我一脸的莫名其妙。

他狠狠地瞪我一眼,竟是抛下我用轻功离开这里,我一头雾水,这小孩儿,脾气也转变太快了吧。

正待我要转身离开时,远远有一股黄沙夹浪扑面而来马蹄声如鼓一般沉沉而来。

我连忙以袖掩鼻,以免黄沙污面。

这队人马团团围住我,还未等我惊讶,领首一名身着鲜红铠甲的女子从马上跃身而下,几步上前拥住我,激动不已。

“云生,你终于回来了。”

我只觉一股暖意化作雾气积聚在眼眶里,我轻轻拥住那人的肩:“乔湘,你总算平安回来了。“

有乔湘的护送,我们很快到了江城,乔湘抑制不住兴奋,一路上叽叽喳喳的和我说战场上发生的事,我含笑听着,不忍打断她。

“清秋可好?”

我问道,她回来定是先去看过清秋了,不然不会这样凑巧的出现在我面前。

乔湘点点头:“回来我就去平安堂了,但听清秋说了你的事,我就先赶来了。”说着她推推路红伶,不客气的说,“你往里面坐坐,我想和云生坐近一点。”

“你!”路红伶俏脸一冷,乐生连忙说:“你坐这里吧。”

乔湘这才不情不愿的坐了过来,总算是免了一场热战。我无奈的对路红伶抱歉的一笑,她冷哼一声视而不见。

这样的场面我已是见怪不怪了,乔湘和路红伶从未看对过眼,偏巧两人又都是冲动派的,一句不对就要大打出手,每每这时我们都只能旁观。

马车在平安堂前停下,乐生先是跳下车,待乔湘和路红伶都下车后,伸手扶何和礼下车,转而向我伸出手来,我先是一愣,但看他坚持不动,只好笑着搭手下车,乐生一直冷着的脸总算是好转了一点。

平安堂里的人都认识何和礼,见到我们走下马车,很快就转回内堂通报去了,没过一会儿,就见清秋走了出来,一直走到了我们面前。

“你们终于回来了。”清秋松了口气,目光在我们身上转了一转,确定我们没受伤之后,这才引我们进去。

“这一个多月你一点音信也没有,可急坏我了。”

“没什么事吧?”我问道。

清秋顿了一下,说:“没事。”

我嗯了一声,心下却是松下不少。

“不过我倒是听说成妃在宫里悬梁自尽了。”清秋低声说道。

我微微一笑,悬梁自尽?真是可笑。

“对了,高寒……”

“清秋!”乔相忽然很大一声,吓了我们一跳,纷纷向她看去,乔湘意识到自己反应太大,讪讪一笑道:“你不是说有悄悄话和我说吗?我现在要听。”说着她就把清秋拉了出去。

我看着他们不由笑了起来。

“云生,你随我来,我有话对你说。”何和礼进屋,撩袍坐下。

我听从的走过去,抬头对上乐生的目光,他隐隐带了些不可捉摸的情绪。

什么时候这个眼神清澈的孩子也有了心事?

何和礼微微颔首,示意我坐下。

“何老真的要回清平山吗?”说及此我心里涌上一丝不舍。

“你也说过的,天下无不散的宴席。”何和礼语气温和,转头对乐生道,“把师傅的药箱拿来。”

乐生诧异的看他一眼,却是依命拿来了他一直带在身边的药箱。

何和礼贪恋一般的抚摸着它,感慨一般的说:“老朋友,你可是跟了我二十多年了。”

一丝奇怪的感觉涌上心头,就好像面临生临死别一样。

何和礼招手让我过去,竟是把那药箱递给了我。我一惊,正要说话时,便被何和礼抬手阻止了。

“乐生生性不喜欢学医,跟着我也没学到什么。这药箱我便留给你了。”何和礼道。

乐生低低的喊了声“师傅”,蓦的跪倒在他面前。

“起来。”何和礼正色道。“男儿膝下有黄金,不得下跪。”

“你是我师傅。”乐生用力按住他的手。

“乐生,你太固执,这样师傅怎么能安心的走呢。”

我们俱是大吃一惊。

“云生,乐生就拜托你了。”何和礼叹息一般,“我也要去看你母后了。”

无意识的,我点了点头。

说完这一切,何和礼像是放下心一般,轻轻的闭上了眼。这些天他一向嗜睡,可这一次我们都知道,他将永远的离我们而去了。

乐生紧紧的握着何和礼的手,终是有低低的呜咽声传来,他低低而又撕心裂肺的哭着,我的手犹豫的停在半空,最后停在他肩头。

“走开,我不想让你看到我哭!”乐生闷闷的说。

“我…”我嘴拙的不知道如何安慰人,最后只能笨拙的拥住了他。乐生身子一僵,终是柔软下来,温顺的俯在我怀里。

“放心,还有我,对不对?”我轻声说。

何和礼的离世让平安堂沉寂下来,之前受过何和礼医治的百姓竟是都自愿为他披麻带孝,这份心意自是让人感动。

乐生已经一连几天未说一句话,何和礼对于他来说是唯一的亲人,他的离世对他的打击太大了。

他每天都跪在何和礼灵前,原本就不算胖的人又瘦了一大圈,看起来令人心疼。

“乐生,吃点东西吧。”清秋端着碗询问几声,得到一如既往的沉默之后,回头与我苦笑一声,返身出去了。

我沉默的立了一会儿,也抬步离开灵堂。这几月入眼得都是黑与白,路红伶的红衣像一团火灼灼燃在这小院里。

“可有什么事吗?”我问道。

“主上要见你。”路红伶漠然道。

我意料之中。

他回江城多日,想必就这几天会来见我。我也想让他把那件莫名其妙的婚事给我一个解释。

“走吧。”我道。

“车已经备在门外。”路红伶顿了一下,转而问道,“乐生他还好吗?”

我微微摇了摇头。

她微一叹气,神色有些落寞,一路无言。

之前我是来过王府,这里的管家显然是记得我,笑容满面的迎上来。

“老奴在此恭候多时了。”

“管家言重了。”我微微颔首,“王爷在哪儿?”

“姑娘这边请。”管家客气的说,在前面领路,我慢慢跟着,走了没多久,忽见一抹绿色的影子横冲直撞来,我被她带的向后退了几步。

“啊!”她轻叫一声,随后脸庞一皱,活像只小包子。

“这是?”我有些疑惑的看着管家,以前可是没见过她呀。

管家看了看我的脸色,确定我只是无心一问后,这才放心的说:“明月姑娘是王爷带回了的。”

高寒?我这倒是新奇了,不由多看了她几眼。

这姑娘长得一张肉肉的鹅蛋脸,不算漂亮却是有几分可爱。

我在打量她的同时,她也在打量我,最后道:“你是高寒的妃子?可要看好他了,他老是教训我,可讨厌了!”

我不由笑了一下:“我…”

正说到这,只听高寒道:“孙明月,休得胡闹!”

这姑娘立刻往我身后躲。

高寒板着脸看着她:“回去。”

孙明月在我身后哭丧着脸,小小声说道:“不要嘛,我都睡了好几天了。”

我忍不住扬唇一笑,多日来的阴霾也因这姑娘略有些明朗。

高寒的目光掠到我这边,稍稍一顿:“祥安,带明月回房,你和我到书房来。”

后一句是对我说的。

“为什么!”孙明月蹦起来,指着我说道,“她为什么能到处乱走,不公平!”

我是头一次看到有人敢这么和高寒叫板,不由对她刮目相看起来。

“不得胡闹!”高寒脸色一沉,开口训道,“不要让我失了耐心!”

高寒平时已是阴沉,此时更是渗人。孙明月便也不敢再说什么了,喏喏的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高寒的书房满是凌乱的卷宗,有些正翻开着。

我微微一笑:“这姑娘挺好的。”

高寒不明意义的看我一眼,半晌才道:“想必你已听到什么风声了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我并不不着急去询问,既然他是叫我来这里,定是会和我说得一清二楚。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