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来仪天下》来仪晖字母 耽美 来仪天下HE

更新时间:2020-02-19 18:05:31

《来仪天下》来仪晖字母 耽美 来仪天下HE 已完结

《来仪天下》

来源:作者:林凯枫分类:宫斗主角:许彤,赵云

《来仪天下》是林凯枫写的一本宫斗小说,内容新颖,文笔成熟,值得一看。《来仪天下》精彩章节节选: 冬末Chun初,桃花树上戴着花蕾满枝,东王爷以新君年幼贪玩,荒废政务,屡教不改为由,取而代之。 此事一出,各路诸侯并起,号之谓义军,...展开

《来仪天下》免费试读

冬末Chun初,桃花树上戴着花蕾满枝,东王爷以新君年幼贪玩,荒废政务,屡教不改为由,取而代之。

此事一出,各路诸侯并起,号之谓义军,起兵合围帝都。远东王领军南下一路破关斩将抵达千漳境域。

帝都外城四门正前,布着浑天九成阵法。传说为上古阵法,无论破阵者人多人少,一经入阵,便如日月无光,难分昼夜。除非破得此阵,否则不死不休,至人精力耗竭而亡。而且帝都所处之位及其独特,建于在龙脉聚首之处,脉势极强,配以阵型更加难以突破。各路诸侯先后抵达,小半月间已接连折损十几位大将,一时无人再肯轻易赴险。

远东军一路受东王部队抗拒,来此驻军不过两日。此时临西面高崖而望,远东王携众将观阵。百里军师抚扇细瞧,眯着一双狐狸眼思索良久,才对身侧赵云言道“云儿可有信心破阵。”

赵云驻军当日便来看过,当时正逢一将统二三十骑兵破阵。那将领也颇有身手,初始还占上风,直战到天黑,几波援军突入都有去无回,最终已是力量穷尽,终被斩落下马,尸落马下,那敌兵竟施以乱刀,砍得血肉模糊,死状凄惨。这阵型现未开启,看着倒是平常,一旦入阵,阵型越锁越紧,直到被逼进死局。赵云不知军师何意,只抱拳道“末将愿意一试。”

“呵呵”百里俊彦笑着摇头,赞了一句“云将军忠勇。”转身向着远处许彤招手,唤道“彤儿过来。”

许彤此时正在旁俯瞰阵型,素日跟百里师父所学甚广,也只有战场才能考验真正的学识。依地势而论,帝都四门当中确实只有西侧脉场最弱,破阵比为此处最易。换言之,看不破此事之人,自然也不可能破解此阵。正思绪乱飘,张望各方诸侯都在哪里观阵,听师父叫自己,赶忙跑到百里俊彦身边。

“师父。”许彤抱拳施礼道,心中猜测叫自己何事。

“你与云儿同去破阵”百里俊彦毫不赘言,指着门前浑天九成阵道,又命身边姜涵待命攻城。

“破阵?”许彤诧异,不解师父心意,抱拳道“徒儿智短,未识得破阵之法,请师父明示。”

“只管去打,使你二人龙凤枪法可轻取此阵。”百里俊彦俯瞰阵型,摇着羽扇自信而答,根本不看许彤许彤不满的表情。

那叫龙渊枪法!许彤默默抗议道,心中叫苦,这老狐狸不是要拿我二人祭军吧。

心中虽不明白,仍跟着赵云整装备战。许彤红衣飘带外披金鳞甲,下跨御风,挥一杆金枪,气贯如虹。赵云持一挺银枪朔雪,白马银盔,威风凛凛。二人拍马冲锋,两匹神骏奔驰若飞,直朝敌阵而去。

二人走远,许辰皱眉不免担心,问军师道“他二人当真能破此阵?”

百里俊彦摇头,许辰心中一沉,复又听百里俊彦解释道“二人虽不能独破此阵,自有高人相助,主公放心。”

“既有高人相助,何必着二人范险”许辰护犊心切,多问一句,若二人真有丝毫闪失,定是追悔莫及。

“此阵依脉而生,只有以为将者的气场相压,才能得胜。军中论气场者,非此二人莫属。得此二人冲突破阵,高人自会出手相助。”百里俊彦显然是胸有成竹,嘴角轻扬,遥观二人破阵。

两人突入阵中,长枪横扫,气势滔滔,敌军几次围剿不能近身。

各军将领得报有人前去破阵,皆登高观战。平北王与同原王素有旧交,此次联军攻城,二人此时登山论战。

同原王一身漆黑凯甲,体型健硕,蓄着落腮须,指着阵中白甲少年豪言道“那少年,耍得一手好枪法,正是赵显荣的小儿子。赵显荣生的三子,就这一个有出息。”言毕哈哈大笑,不知识爱惜人才,还是嘲笑赵显荣虎父犬子。

“枪法沉稳,比之父亲更胜”平北王着常服,并不戴盔,附赞道,视线却移向许彤,抬手指着许彤皱眉言道“那金甲的可是位女将?”

“嗯,不愧是平北王,果然好眼力,正是为女将。”同原王点头称赞道。此处位置偏远,许彤又穿着重甲,确实有些雌雄难辨。

“枪法灵活,身姿矫健,可是赵显荣的女儿?”平北王手抚下颚,颇有兴趣的问道。

“哈哈哈”同原王大笑,拍着平北王肩背道“宏远这你可猜错了!”

“嗯?”平北王童宏远横眉一皱,并不懊恼,只是好奇。

同原王范成指着许彤意味深长地说道“那个,就是许辰的那个女儿。”

许彤此时奋战正酣,全然不会想到多少双眼睛紧盯着自己的一举一动,挥一杆长枪,与赵云靠背而战,合战默契。

二人所使龙渊枪法,原为赵显荣为赵云姜涵两人共战,改良设计而成,可互补不足。赵姜二人力量雄浑,枪法平稳,视野开阔,风格颇为相似。许彤则不同,身法灵活,出手快准狠厉,两人配合反倒更为突出效果,不怪百里俊彦自作主张称其龙凤枪法。

两人越战越勇,眼见敌兵气势败退,离破阵之期不远。正当众人都以为阵型将破之时,忽生变故,从城内冲出四员大将,将二人围住。

那四人黑甲黑盔黑巾遮面,清一色骑着黑色高大骏马,各执一把长斧,力大无穷,挥得虎虎生威,不出几下将赵云许彤两人打落下马。

两人翻身落马,被四人围住,漆黑一片仿佛不见日光。

“好强的力量。”许彤感觉虎口发麻,不禁感慨,瞪着一双血眸,涌溢杀气。

两方对峙,那四人周身放着幽幽的蓝光,裸露在外的眼睛毫无表情,不言不语。

“四人有异,格外小心。”赵云警觉,出言提醒许彤。

黑甲四人在马上与二人交战,赵云持枪使两人滚地落马,许彤也有样学样,打落两人。虽如此,以二敌四,许彤甚至不敢正面交接兵器,那力量仿佛来自修罗地狱,无穷无尽,苦战不济,很快便落了下风,眼见着支持不住。

正危难之时,忽然听远处人群高喊“玉将军!玉将军!”继而从坡上冲杀下来一人,一身轻身锁链铠甲,戴着银色面盔,驰马而来。

许彤看得清楚,那人虽手持一杆银棍,却用另一只手抛出几根金针,那针极细极准,顺着铠甲与头盔缝隙打入颈间,若不是许彤离得近,也难以发觉。

中此针,四人气势登时退散,许彤几招间便将其撂倒,取了Xing命。

四人仰尸在地,脸色如炭烧般漆黑,不等许彤上前与那玉将军攀谈,身后已是冲杀声一片,大军见势已突围上来。

“彤儿,上马!”赵云喝道,说话间已飞身上马,许彤反应过来亦腾身上马,跟着赵云冲至城下。

阵型一破,义军四面突起,不用多时城门大破,城内哀嚎四起。许彤不在阵列当中,自行突杀,趁着混乱凭着自己对皇城的了解,捡人少偏僻处先冲到皇城内宫。

宫内已不复往日光景,哭嚎声四起,内臣侍婢卷着值钱饰物,跟没头苍蝇似的四处窜逃。许彤逼问几个内臣,终于寻到东王爷杨晖踪迹,向着暗道正欲遁逃。

许彤一见,挺枪拍马而上,大喝一声“哪里逃!”

东王爷回首见是许彤追来,怒火更胜,眼色狠厉,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。

护卫之人见许彤气势汹汹追来,廖诚勇与另一位大将回战,许彤巧避,边战边追,一手执枪,一手举剑,出招毙命,连连砍翻几名落后的士卒。奈何廖诚勇与另一位将军也都十分骁勇,缠斗之下许彤终没能追上。

刚刚力战一番,难免体力不及,许彤渐渐落了下风。廖诚勇也不恋战,猛然横刀一扫,逼退许彤几步,借机与另一人追随逃去。

势单力薄,追上也抵不过两人,许彤索Xing不再追击。左右不见危险,翻身跳下御风,用枪一一挑起地上士卒的包袱。许彤何其聪明,眼见自己追杀不到,专挑身上负着包裹的士卒下手。

一一抖落包袱,其中去了极贵重的珠宝,多半是书信,许彤拣要紧的揣到怀里,忽然手上一空,铿啷一声,重物落地。

低头只见一白色玉璧落在地上,俯身捡起“玉,玉玺?”许彤大惊,见边角锐利处磕坏了一点,顿觉汗颜“摔……摔坏了。”

杀伐声已近,许彤不假思索,迅速将玉玺藏起,利落的翻身上马,回身去寻找赵云等人。

刚出侧门,迎面飞来一暗器,许彤闪身接在手里,抬首见那玉将军迎马而来,两人交臂相错。

许彤看手中暗器,却是张符纸折叠而成,上书结盟二字,字迹清秀,许彤约莫猜到此为何人,却难相信。

所谓义军,未必从义,行径不过盗匪之流,到处寻不到东王身影,倒是将整个皇城劫掠一空。

许彤身怀宝物,不敢多留,催着赵云回了千漳主营,避开众人只私下偷偷告诉许辰。

许辰沉思良久,有此物在身势必惹火烧身,二日后势必又将用到此物,最后二人商议,此物由许彤托可靠之人,送回鬼谷保管。事关重大,除二人外,再无第三人得知。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