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后宫——萧妃传》 虐文 后宫——萧妃传强攻

更新时间:2021-01-22 08:02:10

《后宫——萧妃传》  虐文 后宫——萧妃传强攻 连载中

《后宫——萧妃传》

来源:作者:grace_xhu分类:现代言情主角:永璘,岑无忌

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grace_xhu原创小说《后宫——萧妃传》,主角是永璘,岑无忌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,书中主要讲述 永璘去安慰别的受冷落的妃子,我的院子就冷清下来。...展开

《后宫——萧妃传》免费试读

永璘去安慰别的受冷落的妃子,我的院子就冷清下来。天冷了,我缝制冬天的衣裳,平姑姑笑道:“这些都有针线上的人,贵主儿不必自己费神。”我笑笑,从小到大的衣服,都是娘带着我们姐妹自己缝制出来的,习惯了,总觉得自己缝的穿着暖。平姑姑道:“昨儿个刘公公说,刘美人不知怎的惹皇上老大不高兴,皇上许是这两天要过来,让咱们预备着点儿。”我停下针,想了想,问:“皇上有十来天没来了吧?”“哪止啊?”她打扫着床铺笑道:“整整二十三天!”嗯,是挺久的。我揉揉发酸的脖子,捶捶坐酸的腰,站起身来活泛了一下胳膊腿,道:“随他去吧。你去叫厨房弄几样精致小菜,再把骨牌儿拿出来,晚上咱们抹抹骨牌赌花样儿。谁输了叫谁给每人做一双绣花鞋面儿。”“这个主意好。”平姑姑笑:“好久没玩这个了。我这就叫人去准备。”

吩咐了回来,道:“贵主怕麻烦人,不叫奴才们去拿炭,不过这天真的冷了,昨晚刮了一夜的北风,今儿我叫张大海去内务府要炭了,晚上拢点儿火,暖和了玩的也尽兴。”我点点头。“天冷,院子里光秃秃的也不好看,”平姑姑接着道:“不如叫内务府花房儿送点盆花盆草来,屋子里看起来也活泛。”我笑:“你知道我素来不讲究这些的,你既喜欢就只管去做吧。只是别放我睡觉的屋,我容易起疹子。”“知道——”她笑着答:“侍候了贵主儿那么久,这个都不晓得我也白活了。”说着走出房去,一时进来道:“小顺子来了。”我道:“叫他进来。”

小顺子走进来,请了安道:“这包衣服是贵主儿的姐姐差家里嬷嬷送来的,因在宫门争执,碰巧被我看见,便接了下来。”平姑姑接过包裹,我笑道:“麻烦你。”赏了他。他笑嘻嘻地道:“宫门侍卫不认得嬷嬷们,顶撞了贵主儿的家里人。下次有什么捎带,叫他们跟侍卫提我小顺子三个字就行了。”我笑,点点头道:“是。”平姑姑道:“小猴崽子,你当自个儿是什么啊?难不成你的面子比主子还大?”小顺子跟他们笑闹惯了,也不害怕,伸伸舌头,做了个鬼脸,道:“奴才说错了,主子别介意。”我笑:“你是为我好,我谢谢你还不及呢,介意什么?快去侍候皇上吧。”他叩了头,一溜烟地跑了。平姑姑将包裹放在桌上,打开,几件棉衣整整齐齐地折着,我鼻子一酸,姐姐竟还如此想着我。平姑姑翻了一下,道:“主子,还有一封信。”我接过,姐姐娟秀的字落入眼帘,我缓缓坐下,拆开。外头叫:“平姑姑,炭送来了。”平姑姑道:“快搬进来……怎么是这个炭,银炭呢?”“内务府说没有了。”小太监道:“这也是上好的。”“这帮黑心小子。”平姑姑咬牙:“见皇上不来就这么欺负人,我去把那些狗眼睛抠下来,看看他们下次还敢不敢这么看人下菜碟儿!”“算了。”我有点不耐烦:“能烧就行了,别多事了。你们下去吧,我要一个人静一会儿。”

姐姐的信写了很长,先是告诉我翁姑都很好,待她不错,她嫁过去没多久就把原先岑无忌屋里的两个屋里人赶走了。她给岑无忌立的第一条规矩便是:不得她的同意,不能娶妾!那两个人是岑无忌的母亲给儿子放在屋里使唤的,因姐姐要守孝,她怕儿子一个人寂寞,就把身边的丫头指给儿子。姐姐当然不知道,也就没同意,她虽没写婆婆怎么看此事,但我想那个老人家定是不开心的,只是这个新来的媳妇:妹妹是宫中贵人,大哥刚中了探花,二哥是个都尉,三哥是皇上眼下的红人,也只好忍一口气了。她还在信中告诉我,娶亲那天,岑无忌的迎亲轿子到了门口,岑无忌下马进府,萧家三少爷却在院中舞剑(我很怀疑他是故意的,哪有在迎亲那天亲家舞剑的?),见了新姑爷,三少爷把剑一收,用另一只手拍着岑无忌的肩,笑着告诉他:“家里的另一个小姑爷比较忙,就不能来喝喜酒了,不过这位小姑爷托我带了个话,说他比较好管闲事,尤其是媳妇儿家里的事,比如修个房盖个屋什么的,还有就是家里的这些个小舅大姨的,若是听到家里有人受到了什么委屈,这位小姑爷的脾性可是不大好,搞不好就会出来打个抱不平儿,那时恐怕很多人的面子就不大好看了。”岑无忌听的傻了眼,他当然明白这位小姑爷是谁,得罪了他不是面子问题,而是命子问题。三哥还故意恶作剧地跟岑无忌说:这位小姑爷想必前些日子你也见过,还跟你打过招呼,问岑无忌还记不记得?可怜的岑无忌给这位大舅子吓的一身是汗,只剩下点头儿的份了。有了这个下马威,岑无忌当然在媳妇面前抬不起头来。姐姐就这样很顺利地压倒了西风,掌了岑无忌的内权。我想岑无忌肯听她的主要还是由于姐姐的美貌和主见,她凡事思索极快,片刻间即会有主意,而且马上实行,决不拖延。岑无忌只是读书人,多少有点书呆子气,不通世事,自然比不了姐姐。以后自然是气焰一天不如一天。我不由得笑起来,姐姐嫁人了,脾气还是一点没改。看来岑家要换女主人了。

“看什么这么开心?”一个人笑着问,我抬头,永璘走了进来,穿着披风。我放下信,上前给他解下披风,见他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箭衣,便知他刚射完箭回来,忙叫人生炭,一边让刘全去拿家常的衣服来换。“朕不冷,”他笑道:“刚射完箭回来,浑身是汗呢。倒是你,手凉的跟冰似的,也不知道叫人生个火。”我笑:“炭刚要来,还没来得及升呢。既然皇上热,就不用点了。”他将我的手捂在手里,道:“你怕冷,还是点上。回头咳嗽了又要传太医了——这炭烟气怎么这么大?拿来我看。”平姑姑拿了过来,永璘看了看,笑道:“怎么拿这个?你主子不懂你也不懂么?去换了雪银炭来。”拉着我道:“坐下,跟朕说说你的笑话儿。”我正要开口,平姑姑在身后道:“要换皇上自个儿去换,奴婢可没这么大脸子——不是那牌儿上的人。”永璘脸上的笑冻住了,转头看着她,似乎没明白她的意思。我忙道:“算了,拿出去吧,我也不冷。”平姑姑转身要走,永璘道:“内务府炭房是谁当差儿?叫一个过来。”“是。”平姑姑立马去叫人。我刚道:“算了……”他便抬手止住我,道:“这事你别管。有朕呢。”我无奈。他要较真儿谁也没办法。

不多时,一个太监跑进来跪下,道:“奴才吴良德叩见皇上,叩见贞贵嫔。”永璘喝了口茶,道:“吴良德,名字挺好,在内务府干了几年了?”“回皇上,奴才是从敬事房拨过去管炭房的,到今年已经五年。”“五年?”永璘含笑道:“那也是老人儿了。规矩想必都知道的?”“是。”他低着头道:“奴才都知道。”“那朕问问你,为什么给贞贵嫔这儿炭是寻常炭,不是雪银炭?有名份的嫔妃不是都有资格用雪银炭的吗?”他口气温和,却不容置疑。吴良德叩头道:“回皇上,规矩是这样。不过前些日子静娴太妃派人来传话,说今年上贡的雪银炭量少,都使了怕不够用,故而只预备着两宫太后和皇上的炭,其他各宫主位只能委屈点用寻常白炭了。”“是这样。”永璘点点头,喝了口茶,道:“那朕刚才路过玉华宫,那里仿佛用的也是银炭。”吴良德道:“皇太后说有公主皇子的主位因孩子年幼,怕薰坏了,故而命备的也是银炭。”“噢,”永璘道:“原来是这样,这么说朕错怪你了。起来吧。”“谢皇上。”吴良德起了身,偷偷看着永璘。

永璘叫:“刘全。”刘全走进来,道:“皇上有何吩咐?”“你去跟吴总管跑一趟,”永璘淡淡地道:“把给朕的那份银炭送到这儿来给贞贵嫔。吴总管很忠心,办事也很勤谨,朕瞧着人很稳当,就叫他亲自搬吧。朕也放心。”我道:“皇上自己也要留着用的。”他道:“不用,全部拿来给贞贵嫔,朕在奉乾殿待的时候不多,你这儿比奉乾殿冷,用的着地儿。”刘公公道:“是!”带了吴良德要走,永璘道:“慢着,朕还没说完呢。”刘全忙回来跪下。永璘道:“朕事儿多,刘全你给朕好好记着:以后宫中用度,凡是别的嫔妃有的,贞贵嫔这儿不能差了一分半毫!要是有了别的什么缘故没分到的,就拿朕的那份给她!若是我再听见平姑姑抱怨一句不是的话,刘全,你先替朕把那些狗眼不识人的奴才打死,然后再到朕那儿去领自己的那份责罚。听明白了吗?”啪的一放茶碗,我吓了一跳,忙看他的手,幸好没事。“是,奴才遵旨!”刘全道:“皇上还有别的吩咐了吗?”永璘挥挥手,他带着变了脸色的吴良德出去。平姑姑笑:“谢谢皇上为奴婢出了口恶气。”我叹道:“只怕这么做又要得罪皇太后了。”永璘冷笑:“不相干,这也未必是皇太后的主意,不定是哪个太妃出的馊点子,闲着没事儿踩人玩呢——朕就最恨这个事!”我见他动了真火,只好不说了。

“是朕坏了你的兴致?”他道:“你还没告诉朕,谁来的信?”说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