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寒雪梅花香》凝霜寒雪楚江南 全文免费阅读 寒雪梅花香年下攻

更新时间:2021-02-07 08:01:32

《寒雪梅花香》凝霜寒雪楚江南 全文免费阅读 寒雪梅花香年下攻 连载中

《寒雪梅花香》

来源:作者:我爱明亮晨星分类:现代言情主角:雷英,赫连

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我爱明亮晨星原创的现代言情小说《寒雪梅花香》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,雷英,赫连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,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! 秀娘又在吴家住了几天,才收拾行李离开。这几天都没...展开

《寒雪梅花香》免费试读

秀娘又在吴家住了几天,才收拾行李离开。这几天都没有见到吴敬元的身影,倒是让秀娘有些意外,还以为他会再来说些疯话,看来是自己多情了,这样最好。

秀娘去见吴家大老爷的时候仍然是戴着面纱,只是说病体未愈。但即便是这样,吴大老爷见了她也是暗暗吃惊,只见这女子风姿绰约,一双美目让人不敢直视。面纱后面一定是个非常美丽的女孩子,怪不得自己的儿子发疯了。

吴大老爷说了一些挽留的话。秀娘只是说想念父母,想要回京城。秀娘再三道谢,又要留下一些银两赏赐下面的小厮丫环。

吴大老爷坚持不受,念叨了几句赫连大人的恩情,然后让秀娘给赫连大人带礼物去。秀娘只好从命,谢过了吴大老爷,然后装好行李就上路了。

他们的马车行驶在雪路上,走得很慢。雷英在前面赶车,银杏和秀娘一起坐在马车里面,就像他们来的时候那样。只不过那时候他们担惊受怕,走了很远的路来到吴家大院。

现在离开的心情完全不一样了。

至少秀娘小姐好了。银杏先看看姑娘,从心底里感到高兴。她取出一些雷英带来的药丸,塞进秀娘的荷包里。秀娘认得这药丸,笑了:“是这个啊,最好用不上。”

“是啊,姑娘,不过是有备无患。”银杏突然想到一件事,不由得说:“为什么三少爷今天都没出现?前几天要死要活的,后来就一直没见到他,我还怕他今天纠缠我们。”

外面雷英说道,“想是不敢来了吧?见一次我打他一次。”

秀娘没有说话,但心里知道不是这么简单。她长这么大,虽然很少参与世俗的事情,接触的人很少,可是正因为他接触的人少,没有世事的干扰,她看人看得很清楚。

吴敬元不会这么就完事了,不过他不是个坏人,有一些鲁莽,是一个热血男子吧,只是自己跟他是注定无缘的。

马车摇晃着,秀娘又陷入了过去的事情,她一点一滴回想,想回忆起一些蛛丝马迹。只可惜自己大部分时间都是呆在自己的院子里。除了自己屋子里的两个丫头和雷英,母亲父亲会经常来,兄弟姐妹们偶尔会来。而且母亲嘱咐兄弟姐妹们,不要一起去来闹她。银杏是在外院的丫头,很少进她的小院子。

她对家里发生的事情,实际上一无所知,没有一点线索。

“银杏,你跟我讲讲家里的事情好吗?”

银杏神色黯淡下来,“姑娘。说起这些来会很难受的。”

“可是我想了解一些事情,才能知道是谁是我们的仇人。”秀娘叹了口气,“我想知道,那天之前有没有发生什么特殊的事情?”

银杏低头想了想,“没有什么特别的,姑娘。”

“那你给我随便讲一些家里的事吧。”原来秀娘是躲避世事的,除了抚琴画画或是看书,她把自己封闭在那个小院子里。现在她要走出来了,她想知道更多。因为她有那么重要的事情要做——为自己的家人报仇雪恨。

---------

京城又下雪了,这是今年冬天的第二场雪。冬天真的来了,寒气动地。

在京城的西边,有一片起伏的小山。山脚下有一片楼宇,这是京城赫赫有名的青楼——青鹿苑。今天青鹿苑有两位尊贵的客人,让老板娘黄莺儿忐忑不安。

在一座精致而豪华的楼阁里,回荡着优雅的琴声。相比外面,屋子里面温暖而舒适。原来在房间的正中间有一个温泉,正咕咕地冒着热水,热气缓缓上升,缭绕着整个屋子。温泉旁边有一个案几,一位娇媚女子席地而坐正在抚琴。

房间正座上是一个贵公子。年纪有二十岁左右,穿着一件深红色长袍,露出里面白色的交领。他微微闭着眼睛,好似在听琴,虽然随意坐在那里,自有一股风流之态。只见他五官精致艳丽,既有男儿的英气,竟然还有一些女子的妩媚。这位公子就是当朝右相的儿子百里修竹。

一位穿玄色长袍的年轻男子坐在他旁边,与百里修竹的风姿截然不同。他是一块寒冰,脸颊好似刀削一般,鼻梁挺直,虽然英气逼人,却叫人不敢看。此人名叫拓跋墨,担任京城皇家侍卫司指挥使。在京城里提起他的名字没有不怕的,私下里被称为冷面郎君。谁家孩子哭闹,一声冷面郎君来了,保管住声。

拓跋墨对古琴并无关注,自酌自饮自得其乐。突然只听到百里修竹叹息一声:“真是可恶!”猛然把酒杯摔到地上。只见旁边百里修竹眼睛微微睁开,光芒一闪,更加摄人心魄,“好好的一曲《塞上桃花》竟然弹成靡靡之音!可恶!”

中间抚琴的女子吓了一跳,琴声戛然而止。

“黄莺儿,这就是你所说的抚琴最好的女子吗?”

一位风韵犹在的中年女子匍匐着从外面爬进来,她是这里的老板娘黄莺儿。

青鹿苑是京城最高级的青楼了,平时来到这里的都是京城的达官贵人,今日好不容易来了两位炙手可热的贵公子,她怎敢怠慢,黄莺儿连忙满脸堆笑地说:“百里公子,娇娇平时抚琴确实比一般女子好很多,今日可能是见了两位公子,有些紧张,请公子多多体谅。”

“体谅?”百里修竹看了看在中面坐着瑟瑟发抖的女子,她身穿艳丽的薄纱,虽然不敢抬头,也看到脸上画了艳妆。

屋子里虽然温暖,她穿的那层薄纱显然不能御寒。

“不通音律,怎敢称第一?只是脏了我的耳朵。”他不耐烦地说。

黄莺儿连忙往前爬几步,“娇娇快向公子道歉,快呀。”

娇娇的眼泪流下来,她今天特意打扮得楚楚动人,虽然天气寒冷却穿上自己最艳丽的衣服,就想着让两位公子多看自己几眼。一般来的客人,谁会真正听她抚琴呢,只会把眼睛死盯着她裸露的肌肤不放。

她心里委屈,自己有漂亮的脸蛋,洁白的肌肤,窈窕的身姿,难道这些不比琴声更美吗?她不知道眼前的男子是什么人物,只听黄莺儿说是两位特别重要的客人。她忍着委屈,开启樱桃小口,面朝向那位红衣男子,“公子,是小女子技艺不精,还请公子原谅。”

黄莺儿在旁边求情说,“是啊,您看娇娇今天特意打扮的如此娇美,要讨公子的欢心。不如就让她给两位公子跳一段舞来赔罪好吗?”

“主意不错,”百里修竹微微勾唇,“外面雪花飞扬,在雪中舞蹈来赔罪最好不过。”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