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药香农门:相公来开荒》农门药香 相公很腹黑 章节在线试读 药香农门:相公来开荒主角是原身,王秀梅的小说

更新时间:2021-03-24 08:07:31

《药香农门:相公来开荒》农门药香 相公很腹黑 章节在线试读 药香农门:相公来开荒主角是原身,王秀梅的小说 连载中

《药香农门:相公来开荒》

来源:作者:白泽分类:古代言情主角:原身,王秀梅

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白泽原创小说《药香农门:相公来开荒》,主角是原身,王秀梅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,书中主要讲述 得知这个消息的原身哭过了也以死相逼过了,可就是拗...展开

《药香农门:相公来开荒》免费试读

得知这个消息的原身哭过了也以死相逼过了,可就是拗不过母兄,王秀梅威胁她,让她知道知足,她说要不是这猎户要了原身,她就把原身卖给镇上开商铺的李老爷来换银钱。

那李老爷虽然殷实,却是个好色的主儿,还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子,专爱年轻的小姑娘。原身被吓住了,畏畏缩缩暂时安分起来。

半夜时林儒玉呼唤她来墙头处相会,她哭诉了这件事儿,林儒玉沉吟片刻,提出与她明日午夜一起私奔离开这里。

两个年轻人一腔孤勇,不问来路不思归途的就着手私奔。可是还没等二人跑出十步远,就被起夜的王秀梅抓了个现行。

她气得不行,却不敢大声声张,只能怒气冲冲的将云一力喊起来捆了两人,亲手拿了棍子狠劲儿把原身打了个半死,扔进了柴房。原身魂归天上,云苣攸才得以借她身重生。

当真是个可怜人,生在这样的家庭里面,云苣攸长叹了口气,交握着原身因为干农活而变得粗糙的手,心里不是滋味,她有点儿怀念自己那双为了握手术刀而保养的极好的手的触感了。

“发什么愣!”王秀梅插着腰走过来,一个巴掌狠狠地甩在云苣攸的脸上,“啪!”清脆的巴掌声不仅响亮,落在脸上也是火辣辣的疼。

“养你养了这么大,居然敢给老娘私奔!要不要脸?还真是个贱人!”王秀梅连踢带打。

云一力在身后说道:“娘,你可轻着点儿,莫打脸,后个儿我那猎户妹夫可是要来咱家看她的呢,好歹别打在明面上!”

王秀梅闻言咬了咬牙,狠狠地拧了云苣攸的胳膊一把,疼得云苣攸直吸气,但是她并没有反抗。

“给老娘忘了那个穷酸秀才!在家里消消停停的干活备嫁!要是再让老娘发现你们两个有勾连,就拼着不赚彩礼钱把你们两个一起剁碎了扔山上喂狼去。幸好昨个儿是晚上,不然老娘可丢不起那个脸!”

说着,王氏又是一脚踢在云苣攸身上,云一力也是冷漠的看着,仿佛母亲在教训一只不听话的畜生,他们两个根本就没拿云苣攸当人看。

“还在这里愣着!去做早饭去啊!等着我们伺候你呢!”

云苣攸听着训斥,身体遵循着原身的记忆去厨房抱柴烧火做饭。

原身的记忆被消化完之后,头不是很疼了,她在水缸里舀了碗水喝了下去,清凉的水让滞涩的思路都清晰了不少,她默默地思考着现状,分析着对策。

热气腾腾的高粱面馍馍端了上来,还有稀粥。

王秀梅和云一力坐在椅子上吃早饭,让她在旁边伺候着。直到两人吃饱喝足,她将碗筷捡下去,蹲在锅台旁边吃两口残羹剩饭。

吃完后不过是刚将锅刷完了,王氏就骂骂咧咧的走了过来,

“贱蹄子!惯会偷奸耍滑的,连个锅都要刷这么长时间,赶紧去给老娘洗衣服!”

她用木盆端着三人的衣服按照原身的记忆去河边洗衣。

古代可没有洗衣液,洗衣服全靠涤荡和锤。这可真是实打实的好布料,怎么锤都锤不烂,云苣攸在心中感慨,她奋力的洗着衣服,像是在打一场仗。

投衣服时,她无意间瞥见水中的倒影,突然发现自己现在这副脸比起自己原来的脸,不分上下,甚至还有五六分相像。只不过现在有点儿瘦弱,如果能再胖上一点点,脸上有肉,就会更好看了。看着眉眼熟悉的脸,她心下有点儿欢喜,哼起了歌。

现在的处境她不是很担忧,王秀梅和云一力对她来说也不算是什么太大的威胁。

她可是个医生啊,人身上有怎样的死穴,哪个地方一刀毙命她可是一清二楚,前世她这双手,救人无数,有多少个饱受折磨的患者在她的手术刀下重焕生机。

只要她想,她绝对能让一个人死得无声无息,现在又是古代,死无对证轻而易举。

但是她现在不想这样做,医生的手是用来救人的,她不想让自己的手沾染上鲜血,但是自己也不会委屈自己忍耐王氏和云一力过分的驱使奴役,毕竟原身已经被他们生生打死了,自己没必要也不会再白白忍受她们的伤害!

“阿攸!阿攸!”温润的声音在身后响起,林儒玉轻声呼唤着从她身后走来,眼圈赫然是青了。

“阿攸你怎么样?”

云苣攸看着面前的林儒玉,心中多了丝感慨,面前这人确实是面如冠玉,身上也满是书卷的气息,还是个名副其实的秀才,也难怪原身喜欢上他。

但是如果她没记错的话,秀才应当是被朝廷免除部分赋税的吧,他一个大男人种地养活自己绰绰有余,居然混得穷困潦倒。

这简直就是一个巨婴?只会说一些风花雪月的酸诗算什么,居然还敢撺掇原身和他私奔。原身因为这事儿身死,这孽缘也该了了。

云苣攸并不看他,对于这样的男人也没什么太大感觉,她收拾洗好的衣物,语气淡淡的回应道:“劳林秀才担心了,我无妨。”

“阿攸,是我没有能力,你怨我恨我都可以,但是……”林儒玉靠上前来,

云苣攸慌忙闪开身子,保持了距离:“林秀才请叫我云姑娘,我不日就要嫁为人妇,还请林秀才自重,往事如梦幻泡影,休要再提。”

她后退一步,却撞上了一个坚实的胸膛,诧异的转过身来,却看到了一个俊朗的男人,男子身材修长挺拔,裸露的肌肤呈现出健康的小麦色,硬朗的匀称的骨架,倒三角的上半身充满了男性健朗的魅力,再看面部,剑眉浓密,眼睛璨若星辰,鼻梁高挺,下巴如刀削斧刻一般棱角分明,右脸上的一道刀疤并没有让面部失去了美感,反而为他平添了几分硬朗俊逸的感觉。

云苣攸眼前一亮,心脏砰砰跳,脑子里信息一闪而逝,这正是那个她即将嫁的相公,猎户牧镰。

她仔细打量着面前的男人,眼里有着满意,觉得原身不识货,喜欢什么小白脸,高大健硕才是主流好吗。

不过,眼眸微微眯起,这样的气度,周身的气场和内敛的情绪,一点都不像是一个乡野猎户会有的神韵。

“我帮你拿吧。”男人没有寒暄没有打招呼,甚至没有看后面的林儒玉一眼,他只是自然而然的接过云苣攸手中的木盆,两个人并肩向云苣攸的家走去,动作熟悉的仿佛做过了很多次,像一对儿老夫老妻。

林儒玉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,愣在了原地,久久的矗立在那里。他还不知道那个和他青梅竹马长大,爱慕着他的女孩子,已经香消玉殒,魂归天上了。

心中突然涌上一股揪疼,嫉妒和醋意按捺不住在眼底泛起汹涌的暗流,良久,他慢慢的挪动着腿走回了家。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